移动客户端

核心提示: 三个警察爸爸认两名弃婴为女儿 两个爸爸和两个女儿合影。
今年中秋节前,在台州玉环城区上班的方强国,调去椒江的李足锋,以及还在沙门派出所的郑鑫其商量,一起去给他们

 三个警察爸爸认两名弃婴为女儿 


两个爸爸和两个女儿合影。
今年中秋节前,在台州玉环城区上班的方强国,调去椒江的李足锋,以及还在沙门派出所的郑鑫其商量,一起去给他们的两个“闺女”过个中秋节。一晃十数载,这一家毫无血缘关系的“亲人”,逢年过节总会“排除万难”聚一下,缘分这东西啊,有时候真的说不清。
庵堂收养了一名兔唇女婴
民警心疼想帮一把
1995年初春的一个早上,台州玉环市冷得就像一个大冰箱。沙门镇洞川庵外,一声声婴儿的啼哭引起了师太的注意。循声找去,在门口的一个塑料桶里,放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女婴。
“打开被包,发现女婴的嘴唇是裂开的,我知道她被遗弃的原因了。”师太将女婴抱回庵内喂养。但由于治疗唇腭裂的手术费用问题,孩子一直长到4岁,都没法接受矫正手术。
时任沙门派出所副所长方强国在日常走访的时候,得知这一情况。“小女孩一开始很怕我,我逗了她很久,她终于笑了。”孩子残缺的笑容让方强国很心疼,决定帮孩子一把。
那时候,方强国的月薪才几百元,而做唇腭裂修复术需要2000多元。方强国没有太多考虑,拿出几个月工资给女孩交了手术费。手术很成功,小女孩第一次可以自己吃饭了。
那时候的方强国还没结婚,成长中的女孩儿缺少父爱,在师太们的建议下,方强国认了小女孩做“女儿”。小女孩没有名字,方强国想了想,“就叫安月华吧!姓安,公安的安。”
多年后女孩也捡回一名弃婴
又一个警察爸爸上岗
为了不让安月华感觉自己和其他同学不一样,但凡学校活动需要家长出席的,方强国从来不缺席。为了给安月华打气,方强国还会特意穿上警服出席,同学们看到都很羡慕,“哇塞,快看,原来安月华的爸爸是一名警察呢!”
安月华的学杂费和其他生活开销,基本上都是方强国在支持,过年过节,礼物必不可少。只要略有空闲,方强国还会陪安月华出去玩玩走走,带她见见世面。
在方强国的陪伴下,自卑少语的安月华渐渐变得开朗起来,笑容多了,说话也越来越多。
2006年,安月华已经是一个挺拔的小姑娘了。在一次外出途中,安月华在草丛里听到一阵阵微弱的婴儿哭泣声。她仔细循着声音寻找,竟然发现一名被遗弃的女婴。
“我自己就是一个弃婴,如果没有热心人的帮助,没有警察爸爸的照顾,我怎么可能长到这么大?”自己还是个孩子的安月华没有多想,抱着女婴回到庵里。
捡到弃婴的事情,一开始安月华没敢和方强国说,她知道自己已经给大家带来很多麻烦,现在又带了一个,她怕警察爸爸有负担。
但毕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,很快还是被方强国知道了。没想到,方强国非但没有怪她,还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,夸奖她做得对。
那时方强国已经是沙门派出所所长了。毕竟当所长太忙太忙,还要尽可能抽时间陪安月华,让方强国再认个女娃当干女儿,已经力不从心。于是在方强国牵头下,民警李足锋自告奋勇,要给小丫头当爸爸。那会儿李足锋也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单身民警,没有为人父母的经验,却要开始给女娃父亲的关爱。这名女娃名叫“安心”,也是公安的安,“因为她们都是公安的孩子。”
警察爸爸工作调离
新爸爸立马接上
2012年底,由于李足锋调离玉环去椒江工作,两地相距近百公里,李足锋无法经常回玉环,也就无法再时时照顾安心了,沙门派出所民警郑鑫其主动接过爱心接力棒,担任6岁孤儿安心的“警察爸爸”。
对于郑鑫其这样20多岁的小年轻来说,平白多出个女儿,确实容易引起误会。郑鑫其的妻子,当初和他谈恋爱时,就反复核实,“这个到底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,你要和我说实话。”回忆起当时的种种误会,郑鑫其忍不住笑了。
2015年,郑鑫其将安心送入小学读书,并给安心交学费,还将电话留给安心的班主任老师,说只要安心有任何情况,请随时和他联系,他就是安心的父亲。
受到郑鑫其的感染,曾经害怕邻居闲言碎语的郑鑫其母亲也加入到爱心队伍,经常让郑鑫其将安心带回家玩,给孩子买衣服买玩具,当成自己的孙女一样,疼爱得很。
21年间,这份爱的接力,就这样一个接一个传下来。这些毫无血缘关系的警民,俨然已经是无法分开的一家人。中秋前夕,2个女儿,3个警察爸爸,坐在一起吃月饼。
人生或许有许多波折,生活也总是忙碌,但是此刻,却是难得的静谧和温馨。是啊,还有什么比“一家人”团聚更甜蜜的呢?
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
  • 新浪微博
  • 腾讯微博
  • 点击排行

    评论排行